中二病患者日記

I'm Home 1

Ch.1
1
今天有翼出演的節目呀,晚上就早點回家吧!

他穿好鞋子,快要走出玄關時卻突然回頭,踮起腳尖走到電視前。

啊啊,還是定下錄影程序好了,萬一趕不回來也不會錯過翼的活躍嘛。

真期待呢!

呼~安全上壘~

看時間還可以先洗澡呢。

洗着洗着,他想起了之前相方在演唱會上跑的火車:後台洗澡的地方可沒有簾子的呢,我和瀧澤只能錯開時間進去,不然就會肉帛相見。

他笑了笑:他們年輕的時候都不知道看過多少次對方的身體了!

他抹好身體,走出客廳把電視打開。剛剛好能看到節目的片頭。

他從冰箱裏拿出兩罐啤酒,伴著梅點,一口又一口地把酒喝完了。

啊~忘了翼會在這節目就大顯身手呢。怎麼辦,他都把零食吃完了,翼煮的魚看起來很好吃呢!

(つд⊂)エーン

I'm Home

我會寫到TT回來的那天
就像他們自己說的:瀧翼是家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Ch.0

他強忍著快要溢出來的淚水,勉強撐起唇角笑著面對台下的觀衆。

他怎麼能哭呢?尤其在這個特别的日子。

他微微地看向右邊,發現自家那出名堅強的相方竟然也眼泛淚光。他趕緊收回視線,他怕繼續看下去自己便會真的哭出來。

他轉而看向台下的粉絲。

有些是熟悉的面孔,有些則是年輕的、少見的面孔。

想不到現在還會有新飯呢!就是不知道他們是solo飯還是滝翼飯。

最後的一首歌也到尾聲了,他握緊並舉高相方的手,想要最後一次向世界證明瀧翼的存在。

不,不會是最後一次。

他們會回來的。

總有一天。

【主銀沖土,年下架空】KIZUNA CH.1

第一章 喜當(刪)爹(掉)哥

“從今天起,他就是十四郎的弟弟了喔。”

土方看着眼前大約十三歲的小鬼,又看看只有十八歲的自己。

“松平桑,你真的確定要我這未成年照顧另一個未成年?”

“但看你自己一個人生活得不錯的樣子,我猜就算讓你照顧别人也能做得不錯呢。這也是你哥哥的意思。”

土方有點無奈地對就算在室内也要戴上太陽眼鏡的松平道:“我沒錢呢,我現在兼職的薪水也只夠我一個人的日常開支呢。”

“沒關係,為五郎特意撥了一筆錢給你,足夠應付你倆的生活開資了。”

松平往土方推了推銀髮小鬼,便走了。

土方無奈之下,只好把小鬼領進屋子裏。

“坐下吧。你叫什麼名字?我是土方十四郎。” 土方從廚房倒了杯熱茶給對方。

“坂田銀時。” 小鬼頭也沒抬地回答。

“你父母沒有教你跟人說話時,要雙眼望着對方嗎?”土方有些渴,便拿過原本給銀時的茶喝。

“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父母,我也不需要你的照顧。你嫌煩的話,我可以走。”銀時抬頭,紅眸直直地看着土方。

土方的心咯噔了一下,想不到他竟然是孤兒,看來他剛剛說得有些過分了。

唉,真是的,他哥哥又在搞什麼,要讓他管着這看來有點麻煩的小孩。

“就算是這樣也該懂得基本禮貌啊。我也暫時不嫌你煩,你就住在我旁邊的空房吧。我帶你去看看,不滿意也必須滿意。”土方起身領銀時去他即將要住的房間。

“對了,你的行李呢?”
“待會兒送到。”

銀時跟著土方,打量著他眼前的房間。不大不小,窗前是一張書桌,旁邊是書櫃和衣櫥。床則是在另一邊。

“還行吧?床套是我今早弄的,絕對乾淨。你待會兒看看有什麼想要的,就告訴我吧。”

土方見銀時沒甚麼反應,想了想又說:“晚飯你想吃什麼?就當是你的歡迎禮。”

“沒有所謂……”銀時道。

“嗯哼,那我來做決定,就去吃燒肉吧。”雖然有點貴,但一次半次,土方還是付的起錢的,而且他哥不是會給他資助嗎!

說完,土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關好門,打給了自己的兄長。

“嗯,我是十四……那孩子? 嗯,他到了……不……我說,他究竟是誰?“
”……嗯,好吧,我會好好照顧他的了。”

土方掛了電話,嘆了一口氣後躺在床上。

“被思想古舊迷信的家人和村人嫌棄,在進了孤兒院後因性格孤僻而沒有朋友,更被幾個說是要接收他、待他好的家庭當是物品般轉來轉去嘛……”土方看着天花板,想起為五郎跟他說的話。

“怪不得這小鬼性格這麼惡劣呢。”就因天生一頭銀髮和紅色眼睛就被人拋棄嗎?真是的,他想不到原來在這年代還有那麼迷信和狠心的人,親生兒子也能說不要就不要,那隔離的齊∅楠雄也不就慘了嗎,他可是粉紅色的頭髮和有超能力啊!

還有之後的那些寄養家庭,不是一早就知道小鬼的性格和經歷嗎,怎麼可以如此不負責任。

嘛,以後對他好一點吧。

想着想着,土方便慢慢進入了夢鄉…

魔法男子タキツバ 03

太久沒寫這篇文,感覺文風都回不去了……
繼續雷死人無命賠!

03
粉紅光慢慢消失,一個屬於男人的身影卻慢慢顯現出來。

那男人鼻子高挺、眼睛下有一顆痣、嘴唇薄薄的,而頭髮也染成了金色。

這不正是一副薄情的花花公子的臉相嗎?!

男人對手上的公仔說:"他在哪?"

那長相奇特的T型粉色公仔道:"不知道。我探測不了他的方位,怕是被屏蔽了訊號了吧~"

男人聽畢皺眉,想着怎麼會探測不良。

另一邊廂,剛回到家裏的今井翼,便立刻飛奔到廚房倒了杯水,安撫自己那因做了帶氧運動而跳得飛快的心臟。

"幸好能逃回來呢。"今井翼對着前幾天撿到的公仔說。

“咦,等會兒!你好像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呢,不過這也不奇怪,可能是在玩具城見過你吧。” 說完,他便回到睡房。

在餐桌上的公仔在他走了後,露出了一個笑容,一個和今井翼十分相似的笑容。

那公仔和粉色的T型公仔大同小異,它是藍色的,而服裝也較狂野。

突然,那公仔的嘴動了動,像是自言自語地喃喃道:“不好,他們已經發現了,看來只能躲多一會兒。”說完,他望向今井翼的睡房,興奮地喊:“奮起吧!Imai Ranger!”

可惜的是,今井翼已經睡著了,沒有聽到公仔喪心病狂的叫喊…

魔法男子タキツバ 02

梗不明白的可以問我…
短小的一章,補充第一章的結局
小翅膀什麼時候才能和小明相見呢~?

Ch.02

02
混混老大瞪着把他扔在轉角位後又棄之不顧的變態色情狂。

“嘻!老大,快幫我們解開繩子好逃走啊。”

“噓,看看那人要做什麼。”老大一邊解開手下們的繩子,一邊看着不遠處的男人。

手下們看着這情形,難道…

老大愛上了這精神分裂變態色情露體sm狂??!!

所以才不肯逃走,而是仍然在這看着情郎?

認為自己突破了盲點的華生們,臉上一副震驚和不可思議的樣子,想不到原來老大是喜歡這類型啊!

老大沒發現手下們奇異的神色,繼續瞪着男人。

在手下們的眼中,這是含情脈脈的眼神,這進一步肯定了他們的猜測。

他們紛紛把視線投到sm狂身上。

只見那人捨起了地上的T型公仔,“這公仔是他的也不奇怪嘛,兩者的外型都…你幹嘛打我!” “噓,不要這麼大聲地說嫂子的壞話,不怕老大打你嗎?” “呀,對!”

那人捨起公仔後,溫柔地拍了拍它,口也不停地開合,像是跟公仔在說話。

老大看到這,終於忍不住了,轉身便跑,手下們也跟著跑了。

於是,他們並沒有看到一陣粉紅光包住了那男人…

All Nino系列之末子組 ch19


Ch.19
這時,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拉回他的思緒,他打從心裏希望是二宮來找他,但看著時鐘,現在才九點多,恐怕他還沒醒來吧。
他下床穿好衣服,他一直有裸睡的習慣,才走出房間看看是誰一早就來找他。
他打開門,有些發愣地看著面前的不速之客道:「是祖父叫你們來的吧。你們跟我和他說我是不會回去的。」
松本說完,連忙把門關上。
門快要關上的時候,被其中一人用腳頂住了。
松本有些氣憤地看着他們。
「松本少爺,功先生他入了醫院。」
松本十分詫異一向身體健康的祖父怎麼會突然進了醫院。
那兩個人看見松本仍對此抱有懷疑,便道:「松本少爺,這不是用來騙你回家的借口。功先生真的進醫院,並且情況也很危殆。」
松本聽見他們一番說辭,想着他們應該不會用松本功的性命來當借口,便不疑有他,鎖上門便坐上了前來迎接他的車。
他沒有發現旁邊的那間屋正有一雙眼看着他。
起了床後,二宮首先去把遊戲機電源連上。
他發現太光了,打算把窗簾拉上。
就在這時,他看見了兩個黑衣人圍在松本的門前。
他看見松本把門關上卻門又被打開了。
之後松本便走了出來,上了一架看似昂貴的轎車。
「不會吧!松本被人威脅了!?」二宮喃喃道。
他心裏緊張得很,怕是松本會有什麼危險。
他跑回房間換上外出服,便趕忙把門鎖上,喊上一架計程車,是要跟著他們。
一切就像電影裏的情節。
二宮的心卜通卜通的,他看見快要跟不上他們,急得大叫:「司機!麻煩開快點!」「已經最快了,再快便超速了。
二宮焦急地望向窗外,心裏不停地說着不要有事,不要有事。
不幸地,兩輛車就在交通燈前分道揚鏢。
二宮這才想發現自己走得太趕急,忘了帶財布君,他馬上喊司機在旁邊停一停,讓他叫人來付錢。
「呯呯」有人輕輕敲打車窗。
二宮往旁邊看,原來是山下和生田,他趕緊拉下車窗道:「我忘了帶錢,先替我付錢吧!」
「呃?」山下和生田呆了呆。
看着計程車走了,二宮這才說:「松本被人帶走了!」
山下問:「被帶走了!?誰?」
「不知道,我只看到有兩個黑衣人和一輛高級轎車。」二宮指着轎車的行走方向。
生田露出了一副了然的樣子:「啊!我知道了!是松本家!」
「可是潤怎麼會跟他們走,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山下馬上揮手喚來一輛計程車,報上了松本家的位置。
二宮坐在山下和生田之間,有些納悶他剛剛為甚麼要下車。
大約半小時後,計程車停在一棟大閘前。
待二宮下車後,看得傻眼了。
面前的房子已經不算是房子了好嗎!那是古代英國王室的城堡好嗎!而且還有保安站崗啊!
山下按下閘門旁的門鈴,不一會兒便有一個看似是管家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,把閘門開了。
「山下少爺,生田少爺安好。」他恭敬地說。
「我們是來找潤的。」生田說。
「少爺他在跟功先生說話,請到客廳等等吧。然後,請恕我愚昧,這位是?」他眯眼看着二宮。
「他是潤的老師,也是我們的好朋友。」生田搭着二宮的肩膀。
當二宮聽到他是他們的朋友時不能否應他有點兒感動。他以為他們只是無聊沒事做才來「煩」他的。想不到,他們當他是朋友呢!
管家禮貌地向二宮問好,便請他們進屋了。
大約半小時後,松本終於下樓了。
他看到二宮時,動作明顯頓了頓:「咦,老師你怎麼來了?」
二宮看到他滯了滯的動作,以為松本是不想他來的。
松本繼續走向二宮:「老師是擔心我才過來的吧。」
二宮呆了呆,想是自己想多了吧。
山下一臉「你這家伙是在見色忘友吧!」的表情對松本說:「怎麽了。你祖父他沒有事吧,管家跟我們說了。」
松本略帶落寞地「嗯」了一聲。
他們三人看見松本這副樣子,便明白了絕對沒有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。
但松本不說,他們也沒有辦法。
這始終是別人的家事,無論他們的關係有多鐵,有多好,也始終是外人。
外人插手只會壞了事兒,他們只好等松本自己說出來了。

魔法男子タキツバ 01

……嚴重ooc
條理不好,文風奇怪
算是傻白甜吧…
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了,將就將就吧……

Ch.01

今井翼,二十八歲,戀愛經驗無,受人尊敬的魔法師一名。

當然這裏的魔法師不是字典裏的意思,而是站在柱邊的老男人的意思。

嗯,你問我站在柱邊的老男人的意思的意思是什麼?

自己想想吧,天機不可洩漏矣。

一天晚上,今井翼在街上被一幫小混混打劫:“此樹是我栽,此路是我開,如要過此路,先交過路費!”

在今井先生心想¡Dios mío!我還趕着回家呢的時候,一個粉紅色的東西飛了出來,跌在小混混們與今井翼。

小混混們嚇了一驚地看着地上的東西,只見那是個T字型、乍看之下挺醜的公仔。

或許小混混們從未見過長相如此奇怪的公仔,他們紛紛圍成一個圓圈,討論討論究竟是誰的設計這麼沒品味。

今井翼趁他們沒注意,急急地繞過他們跑回家了。

今井翼回到家時,小混混們才發現水魚不見了。

這時,前方出現了人影。

“太好了!老天爺還算是對咱們不薄!大家上!”混混老大摩拳擦掌地說。

他們大搖大擺地走向那人影,連踩到那T型公仔也不自覺。

“此樹是我栽,此路是我開…幹嘛?別打擾我唸台詞啊!如要過此路,先交過路費。” 混混老大的左右手在看清人影的真面目後便立刻示意老大,可惜老大沉醉於唸台詞當中,沒有理會他。

當老大正奇怪着平時會喧嘩的小弟們沒有喧嘩時,他睜開雙眼…

我靠!我的小弟們呢?怎樣全不見了。哼,那這次的收穫全歸我好了!

他把視線投到面前的人,然後…他不鎮定了。

你有見過一個穿全身緊身衣的男人嗎?我見過!我真的見過,而是還是粉紅色的!天呀!這是cosplay超級戰隊系列的粉紅戰士嗎?但性別不對呀,下面的啷啷都凸出來了,能不這樣嗎!

老大欲哭無淚,怕是劫財不著,反被劫色。為了保住後花園的貞操、防止蓬門今此為君開的情況發生,他決定了三十六計,走為上著。

然而,當他要跑時,他的衣領卻被那變態色情狂給捉住了,並被他拉到轉角位。

在轉角位,老大終於找回失蹤的手下了,“欸,你們怎樣都綁着的?趁我不在時自私sm play嗎?”

另一邊廂,精神分裂變態色情露體狂撿起了一直躺在地上,充滿鞋印的公仔。

註:¡Dios mío! = OMG

All nino 系列之末子組



Ch.18

二宮突然想起花灑已經開了很久,再這樣下去,今個月的水費一定很貴的了!

他連忙心痛地站起來把水關掉,埋怨着自己怎麼這麼蠢。

唉,不要再想了。

看來要和他們拉開關係了。

他打了一個噴啑,才慢慢地穿好衣服。

他打開洗手間的門,看著開着燈但已經沒有了人的客廳,沒理由地感到失落。

他搖了搖頭把燈關上,便回到房間吹乾頭髮睡覺去了。

他想睡卻睡不著,只好躺在床上瞪着天花版。

瞪着瞪着也慢慢地入睡了。

在夢中,二宮見到自己以前的「好友」,不,應該是「竹馬」。

他看見他的竹馬溫柔地對他笑了笑,然很卻說了句:「我沒有說過喜歡nino,這只不過是你的一廂情願罷了。」

周圍頓時多了一羣人,有男有女的,在大聲地對他說:「哈哈哈,同性戀真惡心!同性戀本來就是一惡心的東西,而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同性戀更是令人感到害怕!」還伴隨着一聲又一聲的嘲笑聲。

他抽泣地跑回家,打開了門卻只見本來已經不溫柔的養父母此刻變得跟夜叉似的,口裏不停地罵着他這個沾污家譽的雜種,對,他其實不是他們親生的,他真正的父母在他6歲那年被車撞死了。

罵着他的只不過是和他媽媽不和的姨娘和姨丈。

他姨丈甚至對他拳打腳踢起來了。

他實在是受不住了,推開他們跑到自己的房間收拾行李,打給律師說是要拿走他父母留給他的遺產:兩張地契:一張就是現在他住的地方,另一張就是他在千葉的老家和藏有一筆可觀金錢的存摺。

這些他都沒有讓養父母知,他父母也清楚知道若讓他們知道了,二宮便不能好好地過日子。

因此,他媽媽受了重傷在醫院還能寫東西時便寫下了兩篇遺囑,並吩咐他們多年的律師好友,成瀨守,只有少量金錢的那份遺囑給她的姊姊,讓她好好地照顧二宮,並且跟她說千葉的老家已經給了他作為謝禮。而她是不知道她妹妹在東京也買了房子;另一份,則是二宮現在有的那份,先收好,不要讓別人知道,待二宮18歲時才給他。這個秘密直到他出走前都沒被人發現。

二宮收拾好行李便跳窗跑走了。

就在這時,二宮醒了。

「fufufu, 怎麼發了這個奇怪的夢,真不想想起來以前的事呢。」他無奈地笑了笑。

看來連上天也怕他重蹈覆轍才讓他發了這夢來提醒他。

他坐起來,伸了伸懶腰,對自己說了聲加油,便去洗涮自己,泡了壺茶便全心全意地跟馬利奧大叔約會了。

另一邊廂,松本從昨天晚上回家後便一直想着二宮。

臉紅紅的二宮被他深深地刻了在腦海中,揮之不去。

他想到了平時在學校的二宮,哈哈大笑的二宮,奸詐地笑着的二宮,詭計得逞笑吟吟的二宮......

他現在無論在腦中還是心裏都被二宮所佔據了,這時他這十八年裏從沒有過的情況,他感到有些恐懼,這種不知名的情況,難道就是戀愛嗎?

之前一向對感情方面敏感的山下也有問過他是否對二宮抱有感情,而結論也證明了是的。

當時山下還說一句:「好一個一鳴驚人的小伙子!不喜歡就不喜歡,第一次喜歡別人就是這麼爆的對像!」

但他還是不太肯定自己的感情,才一直沒有太大的表示。

現在他確認了自己的感情,自然會發揮自己克己和追求完美的精神去追求二宮。

當然,他知道師生戀是一段禁斷之戀,若被人發現,他不怕自己會發生什麼事,只怕二宮會有所不測。

可是,他難得喜歡上一個人,那人還是住在他隔離,他實在不想放棄,他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!

只不過,最大的問題是他那頑固的祖父,道明寺集團的創辦人,松本功。

他這次的離家出走也是因為想要反抗松本功。

他爸爸名義上是道明寺集團的大當家,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實質掌管着道明寺集團的是松本功。

他媽媽的家境一般,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小康之家,因此他那講求門當戶對的祖父一直也不支持他父母的婚事。

松本功最後心軟他的兒子,讓他們結了婚,但在家中處處針對他的母親,在家外面是看不出來的。

也因這件事,遲遲不肯放手讓他兒子接理道明寺集團,怕是讓他母親有機可乘,從中獲利等等等等。

從小到大,松本也一直受着松本功的高壓統治,令到他的性格也有點兒顯得悶騷。

松本功還跟他安排了一個娃娃親。雖說是娃娃親,但也只是一年前才決定的。

這件事還沒公佈,因此知道的人只有很少,山下和生田也是知道的。而且他們三人都不喜歡松本娃娃親的對象。

至於為甚麼他們三個是死黨是因為山下和生田都算是富有人家,從小到大都是同一間貴族學校。

只不過松本功心底裏是不喜歡他們的。

山下的家族是靠詐欺別人才發家的,而生田的是靠賣蕃茄。因此,他認為他們倆也只能算是下等人,不及做一些較高尚的事的他好。

但礙於山下和生田家現在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,他只好放任自己的孫子和他們一起玩。